民大故事
>民大故事 当前位置: >民大故事 >

毛继祖:用毕生精力架起藏汉翻译的桥梁  

   

     毛继祖,1956年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195810月调青海民族学院从事藏语文翻译工作。

    三十多年前的一天,一位军医拿着厚厚的一摞“经书”走到青海民族学院藏语系,问能不能翻译。大家拿着沉甸甸的经书,只知道是藏医药书籍,别说翻译,他们就连看也看不懂。这件事使当时任翻译教研室主任的毛继祖老师大受刺激,发誓要专攻这一领域。从此,他潜心研究藏医药理论,夜以继日,历尽千辛万苦。

    九十年代退休后,他在大山深处考察了三年的藏药材,积累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凭着执着的追求和长期对藏族历史、政治、文化、宗教的研究,加上扎实的翻译基础,他在藏医药古籍翻译整理方面取得了令人称赞的辉煌业绩,他先后翻译、整理、出版了《晶珠本草》《月王药珍》《四部医典》《中华医药百科全书》(藏医药卷)等8部藏药学典籍,其中《晶珠本草》也是我国第一部汉译的古代藏药著作。他首次将藏医药理论归结为“五源三因”学说,这一理论早已被国内外藏医药学界所接受,可以说毛继祖先生是藏医药古籍翻译的奠基人和拓荒者。独自撰写出版了《藏医基础理论》《藏医医疗秘诀》《藏医外治疗法》《雪域养生秘诀》《藏药与方剂》等5部专著。此外,他与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编写了《藏药志》,与青海省药品检验所合作编写了《中国藏药》等全面系统反映青藏高原藏药的专著。其中,《中国藏药》全书约208万字,收载植物药材372种,动物药材98种,矿物药材56种。该书在全面考证历代藏本草的基础上,不仅确定了所载药材的来源及种名(拉丁学名),而且将藏药材的鉴定由传统的经验鉴定上升到理化鉴定、薄层色谱鉴定等现代科学技术方法,这是对祖国藏医药学的一个重大贡献。以上这些书的出版发行为藏药的使用以及藏药知识的传播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毛继祖教授及时预见了制约藏医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问题——藏药材资源问题。为此他先后完成中藏药材川芎、大黄、秦艽、红花、青木香、党参、升麻、藏小茴、甘松等十余种中藏药材的种植技术研究。在他的带领下,药学系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取得重大突破,药学专业被教育部批准为国家级一类特色专业建设点,他带领部分教师撰写的国内第一部汉译方剂著作《藏药方剂宝库》已由甘肃民族出版社出版。他带领全系教师顺利完成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招标课题“中国藏药大全(青甘川部分)”,由他指导完成的“藏药电脑查询系统”和自编教材《藏医药理论基础》已在教学中得到使用。20143月,毛继祖历经数年时间将《蓝琉璃》《医学四续》《晶珠本草》《月王药诊》等四部经典藏医药典籍翻译修订成的汉文版《藏传医药经典丛书》(四册)获得2013年度青海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其中《蓝琉璃》是藏医药典籍中学术价值极高、翻译难度极大的经典巨著,将其翻译成汉文译本出版,在国内外尚属首次。201739日去世,享年85岁。